章鱼姐姐

企鹅真是全天下第一可爱!

RPS狗。我真的没法说服自己不搞这个。毕竟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相处总是要带点真情实感的。所以在道德最低端磕cp,谁劝都不听的那种。

北极圈体质。这是自找的,因为太热了我不敢去。等过段时间凉一凉我在试探着过去。

现在的状态:是个文盲。

一个没有五的白五😅
主要是想让白大人感受一下孤苦无依的感觉😂😂😂

ooc
幼儿园文笔



有人拍了拍拜亚的肩膀。
“上面派人来了。”

0
他已经很久没休息了。
或者说,很难入睡。
一部分原因是任务失败导致工作积压,失去了上面的信任,舆论压力又很大。
拜亚把自己嵌在显示屏前的座椅上。
不间断的工作,即使是保护视力的暗黄色光也磨的眼睛生疼。
红血丝侵占着宝石色的瞳孔。
频幕上文件的每个字母都在刺疼拜亚的脑仁。
有人拍了拍拜亚的肩膀。
“上面派人来了。”
1
“您好,我是玛丽。”
有着金黄色眼睛的女人向他伸出手。
“心理评估师,负责五级以上人员的心理评估。”
“我不……”
拜亚想找个理由混过去。但是女人比他更快一步。
“就是几句问话而已。就当是为了我的工作?”
她抓着他的手,微笑着。
2
“我在主要问题中会穿插几个额外话题,用来缓解气氛和探查你的情绪波动。所以,我们之间的谈话可能会有些跳跃性。请你尽量不要质疑我问的问题,只是回答就好。我们之间的谈话不会被录音,录像,只以纸质模式收录,作为心理评估被封入档案。嗯……我们能开始吗?”
玛丽把口袋里的笔取出,将笔盖放到一边。
拜亚点点头,感受到脑仁一阵钻心的疼痛。
“你多久没入睡了,这个范围包括晕过去。”
“……七十二个小时大概,我没有概念。”
她写下几个字。
“你能简述上个任务的大致过程吗?”
拜亚反应了三秒,下意识的摇头。
“哦,我忘记说明。”
女人掏出一份文件。
“这是许可书。”
拜亚把许可拎过来翻了两页。
“好的。这是关于特工叛逃抓捕的一项任务……”
拜亚的视线中出现重影。
他奋力摆了摆头部,尖锐的疼痛却没给他带来清醒感。
“他们大多数是药物计划的一部分。计划失败,组织回收实验品。实验品叛逃……”
拜亚渐渐停下,实验品三个字仿佛粘在喉咙里。
等待眩晕感过后,拜亚眨眨眼睛。
“对不起……我一定是太累了。”
“……没关系。”
女人饶有兴致的思考沾在拜亚睫毛上的泪水是生理困倦导致还是PTSD导致。
“……我们失败了。一名叫做亚伦克劳斯的特工逃出了我们的追捕。他失踪了。……这是这个计划的全部。”
圆润的金属笔尖在纸面上滑动。
“你认识这名特工对吗?”
“我有这个计划里全部特工的资料。”
女人抬起头,金黄色的眼睛闪闪发光。
“啧……我的意思是,你和他之间有更亲密的联系。”
“……是的。”
笔尖转了一个很大的角度。
“……近来你的任务是什么?”
“整理过往的报告,查看视频录像。”
“你的职位应该不用处理这些才对。”
拜亚摩擦着一小块布料。
“是的。但是我觉得我的状态可能没法完美的处理更高级的文件。所以,我调整了我的工作计划。”
“啧……你是否觉得上次任务你的错误指挥应该负责全部责任?”
全部责任吗?
拜亚恍惚看到一个轮椅。
上面坐着一个孩子。他蜷着身子。一遍遍的重复:
“是的,我愿意留下来。”
“……我不觉得。那个任务——是多方配合——所以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拜亚尽量维持耐心,疲倦和困意他变得烦躁不安。
“长官……我觉得你对我隐瞒了大部分的真相。”
拜亚不自觉扣了一下把手。
该死,他本来能控制住的。
“……那些是私事。和任务无关。”
女人把笔丢在一边。发亮的眼睛让拜亚感到一阵郁闷和窝心。
“私人情绪有时更能影响任务。”
“……”
拜亚沉默着。
女人的眼睛随着他沉默时间的延长,越发的兴奋。
“……我不知道怎么说。”
拜亚首先放弃了,然后在整个谈话里第一次望向女人的眼睛。
“那是……一种情感。”
拜亚像一个刚开始学说话的孩子一样,仔细思索着措辞。
“但是,那是不被允许的。”
拜亚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就像松了口气,急急忙忙的表达忠心。
“但你还是做了什么。”
拜亚点着扶手的手指停下来。
“……那是他自己的意愿。”
女人舔了舔手指,像一只潜伏起来的豹子。
“我们都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
“你骗了他。”
3
“你想留下的对吗?”
“对。”
“好孩子。”
亚伦被摸了摸头。还得到他的长官为数不多的笑。
4
“你带领他走向这个计划。你下令杀死他。你下令追捕他。”
“……我们有职责为新计划招揽人员。”
“你后悔了?”
女人的眼睛越发明亮。拜亚像被一盏巨大的探照灯钉在原地。
“我没时间后悔。”
女人拿起笔,在本子上画下一个弧度。
“……那你现在有时间了。想谈谈绊脚石计划吗?”
拜亚摇摇头。
“我不记得有过这个计划。”
“好吧。”
5
“他的情况怎么样?”
“我不能说,长官。”
女人收起笔,漫不经心的整理资料。
“……我只是想知道他能不能继续工作?”
“哦,这一点我可以说,他可以。”
领导看着透明玻璃后的拜亚,隔了那么远,还能看清他眼底泛起的青色。
“可是他状态不对。”
“……任何人经历过那件任务,状态都不会太好的。”
女人停下动作,诧异的打量了一眼领导。在“太好”两个字上咬牙切齿。
“是的,他现在很不好。但是他自己会解决的。”
女人有着柔金色的眼睛。
6
“我对他的故事没有兴趣,也不想知道他受了多大的挫败和哀伤。
我的用处是测试他在极端的情况下是否还忠心于我们。
他的经历,他的状态,他的情感。和我所要得到的毫无关联。”
女人在电话亭里向某人说着什么。
“对。他对于您绝对忠心。他永远不会背叛您。”
……
“啊,关于这个。”
女人撩了撩头发。
“他失去他所爱,现在决不能再失去他的信仰。您是他最后的依靠了。”


END

不会说话的塞壬

居然写完了……(神奇)

挺好的脑洞让我xjb搞成这样……🙃
大家凑合看个热闹哈
船长白/塞壬五
感谢蝙蝠家的小蝙蝠😘
前文戳

11
“你是个塞壬?可是塞壬是有翅膀的啊。难道你被海神惩罚了?就是神话里那样,被剪掉翅膀,只能幻化成人鱼来迷惑过往的海员。”
拜亚捧着脆弱的古书,提着油灯,坐在水罐旁边。亚伦则专心的隔着玻璃抓火苗。
亚伦没见过这种橙黄色的光。
在海底,安康婶婶发出白色的光,小保姆是蓝色的……
等等。
亚伦猛地窜起来。
把旁边正在给他读书的拜亚吓了一跳。
他皱着眉头看着亚伦突然焦躁起来,他在空间有闲的玻璃罐子里来回游动,时不时还撞到上面。
“……你不喜欢这段吗?”
拜亚看了看刚才读的一段,正巧是奥德修斯的故事。
“呃,抱歉,我之前不知道这是个悲剧的故……”
亚伦焦急的拍了拍玻璃,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拜亚急忙放下书。搬来梯子,打开水罐。
亚伦一下窜到他的面前,急切的用蹼爪抓住了他的衣服,大尾巴不停的搅着水花。用另一只爪子指着外面。
可是拜亚完全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这时,海面突然闪过一抹蓝色的光芒。
“——那是什么?”
拜亚的注意力被窗外的蓝色光芒吸引。亚伦更着急的去拍玻璃。
船员们从船舱跑出来,停到甲板上 。
一大片蓝色光芒从深海涌上来,温柔的包裹着整片海域。随着海水的翻涌像破碎的星星。
“这是什么?”
拜亚也跑上来。
船员们摇摇头,他们也没人见过这样的景象。
光芒突然加强。船体突然剧烈的晃荡了一下,仿佛有什么把它托举起来一样。
一名本来靠在边缘的老船员突然疯了一样,开始抓挠自己的脖子。
同时有人认出缠在他脖子上的东西。
“是水母!!!”
12
是一只比船都大的多的水母。
它将透明的触手攀到船身上,包裹住它抓到的每一个人。
温柔又残忍。
它不会吼叫,也没有力气,无法拆开坚硬的船体。它只是攀附在上面,想把船拖到海底去。
拜亚堪堪躲过一只带着毒刺的触手。
船员发出的哀嚎是这场海上屠杀的唯一声音。
不过,更像是他们自己发了疯。脑子里的幻觉变成巨大的水母怪兽,杀死了他们。
拜亚被勾住脚腕,头磕在桅杆上。
失去意识。
13
就像一场噩梦。
一切。
海难,哀叫,水母,塞壬。
拜亚在救生船中醒来。
后来人们找到了他的船。
船员们都死去了,脸上留下了鞭挞一样的紫色伤疤。每个人表情扭曲,似乎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船舱里的巨大水罐在这次海难中碎裂了。看上去像是什么人一头撞在上面。
遗骸中散落着星星点点的鳞片。
14
小保姆欣喜的蹭着失来复得的塞壬。围着他打转,带他去看新来的贝壳和带鱼。
亚伦却表示自己不想去。
独自离开了。
小保姆失落的闪了两下蓝光。
15
“你想好了吗?”
海神看着眨着圆滚滚眼睛的塞壬。
亚伦猛地点点头,尾巴欢快的摇晃着。小保姆在一边忧心的漂浮着。
“变得聪敏可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海神抚摸着亚伦的头,亚伦眯起眼睛笑得很开心。
“是有什么烦脑想不明白吗?”
亚伦点点头。
“可是,我的孩子。当你变得聪明之后,会有更多的烦恼想不清楚。你也愿意吗?”
亚伦的蓝眼睛闪着光芒。
“好吧,我把你的天赋还给你。”
你的智慧,你的自由,你的命运。
16
拜亚修养了很久。
久到国王担心他的状态,亲自来看望他。
“我依然为那件不幸的事情感到悲伤,但是你也应该走出来,你的人生还在继续。”
拜亚憔悴了很多。
“我知道……我之前太过自傲,可是海洋却告诉我,依然存在很多我们不知道的危险和困境。我们应该全面监视和防范这一切,不让这样的悲剧再重现。”
“……我可不这么认为。我们是共存的。危险?安全?谁又能控制呢?”
国王拉开厚厚的窗帘布,又熄灭了他的蜡烛。
“消灭和封锁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沟通才能。”
“……要是他不会说话呢。”
拜亚喃喃道。
“那就想办法。”
国王缓步移动到门口,开门想要离开。又顿了一顿。
“而且我还没有要到我的人鱼照片。”
拜亚无声的笑了一下。
17
国王殿下可能是个天才。
18
当拜亚再次回到海面,却发现曾经灾难发生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岛屿。
蓝色的岩石,翠绿的椰子树和金黄的沙滩。
岛屿上有美丽的姑娘和天真的孩童。
拜亚听说他们是随着商船来到这儿的。发现这里不知什么时候形成了陆地,他们就驻扎在这儿。船员们定期送来树苗和美酒,生活也就能过的下去。
“而且,这里有守护神的。”
金黄色眼睛的姑娘抱着水罐神秘的冲拜亚眨眨眼睛。
“什么守护神。人鱼吗?”
“是塞壬哦。有着巨大的翅膀,和鸟一样的爪子。他保护着这里,没有风浪,没有鲨鱼。”
“塞壬不是像人鱼那样吗?”
“不不不,人鱼是海洋的女儿。塞壬不是。”
女孩把水罐放到地下沙坑里埋好。
“被海洋诅咒的塞壬会失去翅膀变成诱惑船员的鱼尾怪物,失去他们的天赋。”
拜亚问“那他们的天赋是什么?”
女孩金黄色的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是智慧,自由和命运。”
19
拜亚遇到了那只守护神,那只塞壬。
他展开翅膀,鸟一样的爪子抓住船沿。
他焦躁的用人类的手摸了摸鼻子,尝试着跟拜亚打招呼。
“嗨。”
“……小五?”
塞壬突然笑了一声,肩膀放松下来。
“我的名字是亚伦。”
“你会说话。”
“是啊——就突然会了很多东西。”
拜亚看着他。
“也失去了很多,我猜。”
他喃喃到。
亚伦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马上移开视线。
我只是想陪在你身边。
但是当我真正理解了陪伴的含义之后,我还理解了其他的。
比如:怪物。
当你思考太多,其他无关但有相关的问题就会源源不断的增加。
我只是想留在你身边而已。
为了这一点,我去求海神让自己变得聪明,努力赶上你。
但是没有人告诉我我们之间的距离是天空和陆地,陆地与海洋。
20
我想和你站在一起。
亚伦想。
可当我有了勇气,我却没有资格。
当我有了资格,我却失去了勇气。
无论是在亚伦变聪明之前还是之后他都想不明白哪一个更加重要。

“其实,你是什么都无所谓。”
海风里夹杂着滑腻的盐,手指停在空中像抚摸着一块顺滑的布。
拜亚的温柔被掰成一块块散在他的话语中。
“重要的是,你选择了陪伴。”
亚伦的羽毛一点点竖起来。
“海洋,陆地,天空。还有我。”

不会说话的塞壬

在这里也发一下吧
但是我找不到小可爱的乐乎(눈_눈)

船长白/塞壬五

0
“人鱼真的存在吗?”
“当然了,我的孩子。是什么让你怀疑呢?”
小丑鱼搅动着海水,向海神靠近。
“因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她们。”
“哦,我亲爱的。我倒是希望你一辈子都不要见到,那将会是场灾难。”
海神伸出一只触手轻轻的在小丑鱼周围画圈。
“人鱼是上天的赐福——替海洋阻挡灾难和不幸。”
小丑鱼一副怀疑的样子。
“你记得小人鱼?”
“为了她爱的人化作海上的泡沫?”
“外面是这样说的?……她的诞生促成了相邻城堡王子和公主的联姻,大片陆地得到开发,阻止了下一年人类对海洋无法挽救的破坏。”
海神温柔的把小丑鱼送入海藻中。
“看吧,她替我们忍受了全部的苦难。”
1
亚伦刚出生的时候,整个海洋都来凑热闹。
所有的扇贝围着这个有着肉乎乎的小胳膊的孩子打转。吐出珍珠来装饰他的尾鳍,咬断珊瑚装饰他的鳞片,选出饱满的贝壳粘在王冠上。
祭司提着荧光鱿从深海赶来,带来了海神的祝福。
“我将赐予你,善良、宽厚、单纯。”
“我将赐予你爱,保护你在海洋里不受任何伤害。”
“我将赐予你纯真,愿你保持一条幼鱼的心性直至生命耗尽。”

“我觉得不行。”
一旁的海龟摇摇头,戳了戳旁边的海星。
“你说,海神是祝福他变成个傻子吗?”
2
这胡乱写的东西本质是个沙雕搞笑篇。
别那么严肃哈。
3
亚伦一天天长大。
健康的成长为一条一米七几的大鱼。
海神的祝福也成为亚伦的天赋。
主要体现在,因为有海神的祝福所以海洋里的生物不敢动他,要不然照这个小崽子靠自己逆天的体力天天在海底追鱼摸虾的,早被弄死八百遍了。
不知道海神是不是故意的,技能点一点都没点在智慧上。
要不是小水母保姆拉着他,他差点就被海豚那伙流氓拐走了。
小保姆今天也是操碎了心。
4
小保姆负责亚伦的生活起居和学前教育。
亚伦被海豚拐走的时候,正好是他学语言的最佳时期,所以他跟着一堆流氓学会了咯咯叫。
小保姆急得要哭。
亚伦想了一下,吐了个空气圈圈哄她。还用头去蹭她软乎乎的身体。
小保姆这回真的哭了。
5
拜亚是名科学家。
为了更好的研究,他主动向国王提出要出海去看外面的世界。
其实主要原因是,他觉得他的国王有点傻。
国王临走前叮嘱他。
“我的臣子,你此次出海万万要当心。听说路途上有塞壬,会用歌声迷惑旅人。深海里有怪物,会把船只拖到地狱里去。”
拜亚:……我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吐槽。
“陛下,我这次出海的目的就是为了破除迷信。向人民证明科学可以解决一切。”
“哦。一路顺风。你要遇上美人鱼的话帮我拍张照片。”
拜亚:……我要逃离这个迷信的国家。我要马上离开!
6
亚伦趴在一条蓝鲸身上睡觉。
翻了个身,误入捕鱼网。
在惊恐的挣扎数秒无果后,他抓起一条鱼啃了起来。
这就导致拜亚船长费劲全身的力气把网拉上船以为中午终于可以吃顿好的了的时候看到抓鱼吃的亚伦猛然懵逼。

船长拜亚:我一定是用力过猛头晕了……我居然觉得船里出现了一条人鱼。(假装镇定)
船员:(探头看了一眼)……先生,你确实搞错了。(船长松了一口气)那不是人鱼是塞壬。
7
船员们把亚伦放到了厨房的水箱里。箱子又小又黑,亚伦有点不舒服。
拜亚船长:(坚定)塞壬这种童话故事里的东西是不存在的!!
亚伦在箱子里翻滚,吐泡泡。
拜亚船长:……(严厉)你是不科学的,是虚构的。
亚伦突然意识到有人站在箱子前,他伸出连着蹼的手,拉住了拜亚船长的裤腿。
拜亚船长:(去他妈的科学)
8
“……你,有名字吗?”
船长蹲下来,努力与神话生物进行沟通。
“……”
亚伦在小心翼翼的摆弄拜亚的手指。
就在船长觉得对方打算咬下他一截手指头的时候,塞壬突然抬起头一脸兴奋的冲着他呜呜了两声。
“所以……你叫小五?”
塞壬在水槽里扑蹬他的大尾巴,一副开心的样子。
好吧,他叫小五。
9
船员们洗出了一个大罐子。灌满海水,把小五放了进去。
塞壬在罐子里显的很紧张,耳鳍紧紧贴在头发上。笨拙的爪蹼在光滑的玻璃上抓挠了一会儿。又放弃一般的沉到罐子底,尾巴上的珍珠和海草把他托住,他把自己对折起来,像一只猫一样拱着脑袋露出有八块腹肌的肚皮。好像等着谁去摸摸他。
于此同时拜亚正在船长室疯狂的补习相关神话知识。
所以说,小朋友们,偏科要不得。
10
“所以,你是上岸来诱惑船员的?”
船长一脸严肃的隔着玻璃跟亚伦聊天。
亚伦注意力则集中在他脚边桶里的鱼身上。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玻璃,可怜兮兮的吐了个泡泡。
“……我倒觉得你是来蹭吃蹭喝的。”
拜亚一脸无奈的爬上梯子把鱼倒给亚伦。
亚伦窜出水面。
“那你会唱歌吗?”
拜亚伸出手去摸亚伦的头发,藏在亚伦头发里的耳鳍像一把小扇子一样“啪”的打开。兴奋的蹭了蹭拜亚。拜亚捧住亚伦的脸,让他看着自己。
“你——会——说——话——吗?”
亚伦一脸茫然,又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挣脱了拜亚。强健的手臂支撑在罐子边缘,借力把半个身体撑出水面,给了拜亚一个带着鱼腥味的亲亲。

船长直到回房间心跳都飙在一百五。
船长:妈的……他是来诱惑我的。

………………可能未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