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姐姐

企鹅真是全天下第一可爱!

孩子

拖了够久了😂
总于完成了~( ̄▽ ̄~)~
之前的剧情
孩子(上)

ooc
幼儿园文笔
勿上升真人

情节都是我虚构的😂

0
“我很喜欢他,但是他不喜欢我。”
“……何以见得?那孩子一直很粘你。”
陈玘正在做晚饭,葱头和泰哥围绕在他脚边,马龙靠在厨房门边上。
“他……就是太小了。他小时候在很孤僻的地方,好不容易有了邱叔,邱叔又不太会表达自己,我这个时候对他好,他一定是误以为,他很喜欢我。”
“他只是还没清楚而已……我们的关系,这样就很好了。”
1
陈玘不知道自己怎么在一堆孩子中看中马龙的。
可能孩子太白,反光恍到他了。
2
自从马龙出现,本来就不怎么黏陈玘的葱头和泰哥更不鸟他。每天围着马龙咪咪叫。
陈玘心里大呼叛徒。
但仅仅过了两周,陈玘也围着马龙咪咪叫了。
不能怪玘哥没有定力,都怪敌人太强大。
3
如果看到了陈玘和马龙的相处模式。
你会觉得马龙更像是家长,陈玘是一个倒霉孩子。
马龙坐在饭桌旁边认认真真的做下个月的预算,本子旁边晾着陈玘好不容易洗一次衣服忘记掏出来的钱。而陈玘躺在沙发上玩猫。
“我们……下个月可以吃一顿火锅。”
马龙把铅笔放回到书包里,拿着本子跑到陈玘身边。
“那叫邱贻可去买菜,他认识卖菜的人。”
陈玘看也不看,把泰哥举到半空。泰哥一脸冷漠的打了哈欠。
4
邱贻可。
这是新邻居的名字。
他还带了一个安安静静的孩子。
方博。
这是他的名字。
5
“……你会什么啊?”
这是马龙跟方博说的第一句话。
那时,邱贻可刚好出一个紧急任务。他被派来看着被手铐拷住的方博。
方博一脸冷漠的看着手铐的锁眼,仿佛想用目光操控打开。
看到马龙有一点惊讶。
圆溜溜的眼睛转啊转啊。
“你打不开吗?”
马龙找来一副,反扣在自己手上。
叼了两段铁丝,捅到锁孔里。
马龙牙齿动了两下,方博看着马龙脸上鼓鼓的肉,很想动手戳一戳。
手铐跟铁丝同时掉在地上。
“这就开了。你试试。”
方博摇头。
“你试试你试试。”
方博还是摇头。
马龙叹了口气,伸手给方博解开。
“……我叫,我叫方博。我知道你叫马龙。我也知道你住在对面。”
方博揉了揉发红的胳膊,笑了笑。
有点傻乎乎,还有点让人心疼。
6
邱贻可和陈玘一起出任务。
嗯,实际上是,邱贻可出任务两天,陈玘出门找他。
所以,算上来,两个人已经失踪五天了。
马龙掰着手指头。
两家冰箱里加起来的东西已经不够吃了。
方博自从邱贻可走了之后,变得很安静。
他和马龙无所事事的呆在狭小的空间里,看电视或者看一会儿书。
“……你,邱叔叔经常这样很久都不回来吗?”
方博正在吃爆米花,爆开的玉米膜粘在他脸上。
方博点点头。
“……可是陈玘不会。”
7
马龙回到自己的家,拿了一把枪。
那是陈玘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没有带走。
马龙在晚上回到方博身边。
“……是不是出事了?”
方博缩在被子里。
“睡吧。”
马龙拍拍他的头。
“还有我呢。”
8
来的是房东姐姐。
马龙在她进门的一瞬间就认出她了,但是这不妨碍马龙把枪指向她。
房东姐姐穿着睡衣,拎着大型的可提式手电筒。
伸出一根手指把枪口拨开。
“多久了?”
“三天。”
马龙收起枪,坐在地毯上。方博还在睡着,他伸手去拨了拨小孩额前的碎发。
“他们失踪了。”
“我知道。”
房东姐姐半跪在地上。
“他们失踪了。任务很危险。”
“……不可能。”
“孩子,一切皆有可能。我来到这儿只是为了告诉你,如果你两个月之后交不出房租的话我就会把你俩扔出去。”
“我说了不可能。”
马龙对着房东笑笑。
“我倒是很喜欢你这个性格。”
房东揉了揉马龙的脑袋。
“这样,两个月之内你要什么你跟我说就好了。虽然我很忙,但是小可爱的忙我很愿意帮。”
马龙的笑容更大了。
“那真好,你能帮我开一下炉子吗?我总是很害怕煤气。大博儿晚上说想吃红烧排骨。”
9
方博醒来的时候满屋子油烟味。
马龙站在凳子上,拎着锅铲。
“我们还能住在这儿两个月。除非我们能弄到钱。”
“邱叔叔不回来了吗?”
马龙把菜端上桌子。
“我们总要做最坏的打算。”
方博洗了脸,坐在餐桌旁边。看着马龙忙忙碌碌。突然出声。
“我们。”
马龙诧异的回了一下头。
“你说的是我们,对吗?”
“没错。你还想去哪儿。”
10
“……小可爱,你应该知道我不接未成年的单子。”
房东晃荡着杯子。
马龙站在她屋子里好奇的摸着放在床头的玩具。
“我们两个加在一起成年了。”
“他也去吗?”
“是的。”
11
马龙第一次出任务失败了。
再甜美的笑容和话语都掩盖不住他的眼神。
他的眼神太狠,不像个孩子。很轻易被识破。
喝了安眠药水被按到浴缸里。
显然目标人物打算让马龙的身亡变成一起意外。
回头招呼手下收拾行李时,发现无人应答。
屋子里只有一个握着水果刀正在哭泣的孩子。
“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12
马龙又从袋子里掏出一块薯片,咬的嘎吱嘎吱响。左手打了石膏被吊起来,脸上还有淤青和包好的伤口。
方博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坐到马龙旁边。
“你刚才错过了最好玩的一段。不过没事,我们可以等一会儿再看一遍。……房东姐姐说一会儿过来做好吃的。”
方博点点头,蜷成一团靠在马龙身上。
“我们挣了半个月的房租呢,开心点。”
“我很害怕……”
“我们总要面对类似于这次血流一地的场景,大博儿,你要……”
“我是说,我很害怕你会死。”
方博靠在马龙身上,闭上眼睛。
“我会害死你吗?”
“……我自愿的。”
13
孩子成长起来是很快的。
他们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就窜挺起来,用沙哑的声音和不耐烦的语气提醒你。
方博和马龙也是这样。
房东姐姐看着空了一半的米袋子,叹了口气。
青春期男孩啊……
14
马龙和方博的杀手之路磕磕绊绊。
身上落了疤,照片上了悬赏榜。
出任务的钱勉勉强强维持着富裕两个月的房租。
生活很艰难,但是总要活着。
有猫咪要养,又有离家的人要等。
15
“你说,他俩什么时候回来?”
方博拿着镊子夹出一块弹片。
“你是没有其他话题了吗?总是这一个。”
马龙趴在床上,咬着牙。
“我就想知道这一个嘛。”
方博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在撒娇。
“明天。我们只要活过明天,他们就能回来。”
16
“张怡宁。”
小警员愣了一下,不明白为什么老大突然说了这样一个名字。
老警官指了指审讯室里的房东姐姐。
“她的名字,张怡宁。”
“她护着的人,我们一个都找不到。咱们这么审她一点用处都没有。不信你看。”
房东姐姐从审讯室走出来。
微笑着看着警员。
“我能把我的孩子带走了吗?天都很冷了。”

房东姐姐😂大魔王😂

评论(16)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