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姐姐

企鹅真是全天下第一可爱!

一个没有五的白五😅
主要是想让白大人感受一下孤苦无依的感觉😂😂😂

ooc
幼儿园文笔



有人拍了拍拜亚的肩膀。
“上面派人来了。”

0
他已经很久没休息了。
或者说,很难入睡。
一部分原因是任务失败导致工作积压,失去了上面的信任,舆论压力又很大。
拜亚把自己嵌在显示屏前的座椅上。
不间断的工作,即使是保护视力的暗黄色光也磨的眼睛生疼。
红血丝侵占着宝石色的瞳孔。
频幕上文件的每个字母都在刺疼拜亚的脑仁。
有人拍了拍拜亚的肩膀。
“上面派人来了。”
1
“您好,我是玛丽。”
有着金黄色眼睛的女人向他伸出手。
“心理评估师,负责五级以上人员的心理评估。”
“我不……”
拜亚想找个理由混过去。但是女人比他更快一步。
“就是几句问话而已。就当是为了我的工作?”
她抓着他的手,微笑着。
2
“我在主要问题中会穿插几个额外话题,用来缓解气氛和探查你的情绪波动。所以,我们之间的谈话可能会有些跳跃性。请你尽量不要质疑我问的问题,只是回答就好。我们之间的谈话不会被录音,录像,只以纸质模式收录,作为心理评估被封入档案。嗯……我们能开始吗?”
玛丽把口袋里的笔取出,将笔盖放到一边。
拜亚点点头,感受到脑仁一阵钻心的疼痛。
“你多久没入睡了,这个范围包括晕过去。”
“……七十二个小时大概,我没有概念。”
她写下几个字。
“你能简述上个任务的大致过程吗?”
拜亚反应了三秒,下意识的摇头。
“哦,我忘记说明。”
女人掏出一份文件。
“这是许可书。”
拜亚把许可拎过来翻了两页。
“好的。这是关于特工叛逃抓捕的一项任务……”
拜亚的视线中出现重影。
他奋力摆了摆头部,尖锐的疼痛却没给他带来清醒感。
“他们大多数是药物计划的一部分。计划失败,组织回收实验品。实验品叛逃……”
拜亚渐渐停下,实验品三个字仿佛粘在喉咙里。
等待眩晕感过后,拜亚眨眨眼睛。
“对不起……我一定是太累了。”
“……没关系。”
女人饶有兴致的思考沾在拜亚睫毛上的泪水是生理困倦导致还是PTSD导致。
“……我们失败了。一名叫做亚伦克劳斯的特工逃出了我们的追捕。他失踪了。……这是这个计划的全部。”
圆润的金属笔尖在纸面上滑动。
“你认识这名特工对吗?”
“我有这个计划里全部特工的资料。”
女人抬起头,金黄色的眼睛闪闪发光。
“啧……我的意思是,你和他之间有更亲密的联系。”
“……是的。”
笔尖转了一个很大的角度。
“……近来你的任务是什么?”
“整理过往的报告,查看视频录像。”
“你的职位应该不用处理这些才对。”
拜亚摩擦着一小块布料。
“是的。但是我觉得我的状态可能没法完美的处理更高级的文件。所以,我调整了我的工作计划。”
“啧……你是否觉得上次任务你的错误指挥应该负责全部责任?”
全部责任吗?
拜亚恍惚看到一个轮椅。
上面坐着一个孩子。他蜷着身子。一遍遍的重复:
“是的,我愿意留下来。”
“……我不觉得。那个任务——是多方配合——所以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拜亚尽量维持耐心,疲倦和困意他变得烦躁不安。
“长官……我觉得你对我隐瞒了大部分的真相。”
拜亚不自觉扣了一下把手。
该死,他本来能控制住的。
“……那些是私事。和任务无关。”
女人把笔丢在一边。发亮的眼睛让拜亚感到一阵郁闷和窝心。
“私人情绪有时更能影响任务。”
“……”
拜亚沉默着。
女人的眼睛随着他沉默时间的延长,越发的兴奋。
“……我不知道怎么说。”
拜亚首先放弃了,然后在整个谈话里第一次望向女人的眼睛。
“那是……一种情感。”
拜亚像一个刚开始学说话的孩子一样,仔细思索着措辞。
“但是,那是不被允许的。”
拜亚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就像松了口气,急急忙忙的表达忠心。
“但你还是做了什么。”
拜亚点着扶手的手指停下来。
“……那是他自己的意愿。”
女人舔了舔手指,像一只潜伏起来的豹子。
“我们都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
“你骗了他。”
3
“你想留下的对吗?”
“对。”
“好孩子。”
亚伦被摸了摸头。还得到他的长官为数不多的笑。
4
“你带领他走向这个计划。你下令杀死他。你下令追捕他。”
“……我们有职责为新计划招揽人员。”
“你后悔了?”
女人的眼睛越发明亮。拜亚像被一盏巨大的探照灯钉在原地。
“我没时间后悔。”
女人拿起笔,在本子上画下一个弧度。
“……那你现在有时间了。想谈谈绊脚石计划吗?”
拜亚摇摇头。
“我不记得有过这个计划。”
“好吧。”
5
“他的情况怎么样?”
“我不能说,长官。”
女人收起笔,漫不经心的整理资料。
“……我只是想知道他能不能继续工作?”
“哦,这一点我可以说,他可以。”
领导看着透明玻璃后的拜亚,隔了那么远,还能看清他眼底泛起的青色。
“可是他状态不对。”
“……任何人经历过那件任务,状态都不会太好的。”
女人停下动作,诧异的打量了一眼领导。在“太好”两个字上咬牙切齿。
“是的,他现在很不好。但是他自己会解决的。”
女人有着柔金色的眼睛。
6
“我对他的故事没有兴趣,也不想知道他受了多大的挫败和哀伤。
我的用处是测试他在极端的情况下是否还忠心于我们。
他的经历,他的状态,他的情感。和我所要得到的毫无关联。”
女人在电话亭里向某人说着什么。
“对。他对于您绝对忠心。他永远不会背叛您。”
……
“啊,关于这个。”
女人撩了撩头发。
“他失去他所爱,现在决不能再失去他的信仰。您是他最后的依靠了。”


END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