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姐姐

企鹅真是全天下第一可爱!

RPS狗。我真的没法说服自己不搞这个。毕竟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相处总是要带点真情实感的。所以在道德最低端磕cp,谁劝都不听的那种。

北极圈体质。这是自找的,因为太热了我不敢去。等过段时间凉一凉我在试探着过去。

现在的状态:是个文盲。

一个因为刀子而产生的摸鱼

因为阿满的刀子…有了这个摸鱼。悲伤的表情
算是一个土拨鼠之日的au……呃……也不能算吧我觉得,毕竟写的太烂了😶
视频指路:talking to the moon

吹一波阿满!!!
最爱你了!!!

小学生文笔
ooc


“你确定要跟来吗?”
皮特罗被突然从拐角冒出来的克林特吓了一跳。
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皮特罗为此仔细打量了一圈这个早该退休的老年人。
他习惯性的皱着眉头,浅蓝色的眼球不安的转动着。缠着绷带的右手放在腰际,摆出一副家长的样子。
“是啊,老头。”
皮特罗绕着他跑了两圈,最后选择停在他耳朵边上。
“我可不是为了你 们。我是为了旺达。”
皮特罗卡了一下,但是他调整的很快。在两秒钟内把自己晃成一道白色的虚影。并且准确的避开克林特不耐烦挥动的胳膊。
“那你就看好那个小姑娘,不要瞎逞强。”
皮特罗看准机会拍了克林特脑袋一下。
“我可比你机灵多了好吗?”
克林特太阳穴上冒出青筋,左手攥成拳。皮特罗把自己的跑圈范围默默扩大了一点。
最后克林特没有再说什么,沉默的走开了。
皮特罗站在走廊这头目送他离开。
他觉得这个老头左腿有点不对劲。
但是他是复仇者,他会照顾自己的。
皮特罗盯着克林特背影消失的地方犹豫了两秒。选择把这件事忘记,跑到楼上去找旺达要抱抱。

第二天的战争让人感到恶心。
皮特罗在旺达身旁兜兜转转。
现在的世界在他看来缓慢又无聊。战火,人群,机器。巴拉巴拉扒拉……
天空上飞着的那个东西就是他们的领头。皮特罗不止一次的计算跳到他头上花费的时间。
也许可以让旺达帮帮自己。
皮特罗猛地停下脚步。看着他奔跑轨迹中心的红点,四周散步着各种零件和诡异的红光。
……也许还是算了吧。
皮特罗撇撇嘴。
这不是他应该担心的事情。他的目标就是保护好旺达。
在他又一次击倒一个冒着蓝色火星的机器人后,来到旺达身边问她要不要歇一会儿。
旺达疲惫的点一点头,抬起胳膊搭上皮特罗的肩膀。皮特罗打算把她送到飞船后面,但是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一股力量拽到在地。
他挣扎不及,护着旺达在地上滚了两米远。
他的疑问还没说出口。女孩跪在地上惊恐的看着远处。
“皮特罗!快点!皮特罗!去找克林特!快去!”

他晚了那么一点点。
原来足够快的时候,你能感受到死亡的全过程。
子弹钻进身体,周围破裂的血管涌出粘糊糊的血液,顺着子弹轨迹填满创口,你甚至还能感受到弹头打在骨头上被迫转弯,继而撕裂其他柔软的组织,然后穿过你辛辛苦苦练出来试图泡妞的肌肉离开你的身体。
他救了克林特,却没救下自己。

“……皮特!”
皮特罗被下坠的感觉惊醒,在黑暗中慌忙的乱抓,凳子倒了下去。
“真的吗,老兄?我们还有二十分钟开场了,你在后台睡觉?”
皮特罗痛的跪在地上,还能感受到子弹穿透皮肤的感觉。脑海里嗡鸣让他眼前白光闪个不停。
“……哦,皮特,老兄?你不是磕药了吧?”
皮特罗干呕了几下,站起来的时候腿肚子抖个不停。
“……搞,什么?”
眼前的红毛一脸担忧的扶起他。
“老兄,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什么?”
“艹……你是磕了多少?”
红毛四处找了找,抓起一块抹布,用半瓶啤酒浸湿。粗暴的擦了擦皮特罗的脸。
“杰瑞!我是杰瑞!你是皮特罗。我们乐队的主唱。……我不管你磕了多少你都得上台知道吗?”
疼痛随着时间在渐渐消减,皮特罗终于缓了一口气。开始打量周围的建筑。
这是一所高中。
看上去有点眼熟。
皮特罗愣了一下。
这是费尔蒙得。他的高中。
这算什么?临死前的回忆?
红毛还在叽叽歪歪。
“……是三年级的毕业典礼。你得去台上唱歌——你不是为了这次准备好久的吗?”
红毛松开搀着皮特罗的手。
皮特罗一脸茫然,还没怎么反应过来。
我不是死了吗?我在战场上,我为了救一个老头中了弹,我倒在地上。
皮特罗被手里结结实实塞进的吉他叫回了神。
“你还记得怎么按和旋的,对吧?……拜托大哥!我们来不及了!!!”
直到皮特罗后脑勺挨了一巴掌他才真真正正的活过来。
他下意识的想躲开,却因为速度太慢被打了个正着。
这不是梦。
脚下一踩就吱吱呀呀的地板确实是费尔蒙得的经典招牌,手里的吉他上还画着他高中最爱的小兔子画像,红毛是他中学乐队的鼓手,而毕业典礼……
毕业典礼!
皮特罗反应过来。
他记起来了。
他再三向红毛保证自己没有磕药只是睡傻了。然后拎起吉他从后台走出去。往舞台下面拐一个弯,一个留着软乎乎妹妹头发型的男孩子站在人群堆里大声的笑着什么。
那是过去的克林特巴顿。
好吧好吧好吧。
皮特罗至此,终于有了一点“这TM什么鬼发展”的念头。
皮特罗想了想,从栏杆上翻了过去。
“你好,学姐们。毕业快乐!”
一个金色头发的女孩率先转过头,脸上的笑意还没退去。
“哇——我猜猜,你是今天的乐队主唱对不对?”
“哇——你知道我?我这么出名吗?”
皮特罗夸张的模仿女孩的口气。装出一副乖巧学弟的样子。却分神打量着女孩身后的圆脸男孩。
哇哦——哇哦——他和以后可真的不同。
他现在完全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被眼神泄露。看到皮特罗他有一点点由于犹豫和闪躲。甚至他在皮特罗的注视下不知所措的去拉女孩的手。
皮特罗心里在暗笑。
哈哈哈,老头我怎么不记得你过去这么怂。
女孩子看了小克林特一下。
没错,我要叫他小克林特。
皮特罗在心里邪恶的狂笑,分了更多的注意力给他。
小克林特感到了他的目光,恨不得把整个人藏在女孩身后的。但是女孩没有随他的愿。
女孩发觉眼前的主唱对自己男友的兴趣,便把小克林特推出来。
“这是我男朋友,达吉斯提诺。……怎么了你,不是之前还看过他们排练的吗?”
哇哦——
克林特从来没跟他说过。
他对待他就像陌生人一样,就好像从来都没发生过这些。不是朋友,不是校友,甚至相互不认识。
想到这儿,皮特罗皱起眉头。
“呃,我得赶紧去准备今天晚上的演唱了。”
皮特罗抓着自己的吉他,装作歉意的像女孩告别。心烦意乱的回到后台。
这一切发生的很诡异,你甚至没法把它当做一个噩梦。
直到开场,皮特罗也没想明白真实究竟发生在哪一边。
开场先是一道白光,再是一片黑暗。然后聚光灯会打在皮特罗身上。
记忆一点一滴回到记忆里,皮特罗甚至还记得白光闪过时,小克林特依靠在舞台边,奋力抬着头,眼睛里闪着星星。
……当时他是不是要说什么?
幕布拉开,人群尖叫,白光……
克林特把手搭在台上,靠着栏杆。目光柔和,让皮特罗联想到有一次他受伤时克林特守在床边的那个笑。他眼睛里闪着星星。半张着嘴……
他说:

“你确定要跟来吗?”

黑暗散去,聚光灯并没有出现。
只有走廊这头站着皱着眉头的克林特。
他状态不好,缠着绷带的右手颤抖着,他把它按在腰际,掩饰着什么。
“……”
皮特罗僵在原地。
“皮特罗?你还好吗?”
克林特的眉头皱的更深。
“听着……如果你状态不好,我不建议你明天……”
“克林特?克林特巴顿?”
皮特罗向前迈出一步。
克林特察觉到他的不对劲。
“皮特罗?你还好吗?”
“……克林特?克林特巴顿?”
“是我。怎么了,皮特罗?”
皮特罗更像是在跟自己确认。
“你今天……不,明天能不能……不要去。”
克林特像是笑了一下。
“你知道是不可能的。”
“像你说的,你状态不好,你不应该去。”
克林特松开他,踉跄着后退一步。
“我是个复仇者,我可以调节好。”
骗子,骗子,骗子。
你最开始就是骗子。
“你明天会很危险……”
克林特诧异的看了看皮特罗。
“复仇者每天都活在危险中。”
但是不一样,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会死的。
皮特罗扭头跑开了。跑到楼上去找旺达要抱抱。

第二天照常。
无聊的战争和人群。
皮特罗在旺达身旁兜兜转转。
不过他的范围扩大了一些。
他跑出三秒的距离去确定克林特在哪儿。
克林特像他承诺的那样。
敏捷,高效,丝毫不带迟缓。
这不是他应该担心的事情。他的目标就是保护好旺达……起码在这三分钟里。
他又一次击倒一个冒着蓝色火星的机器人,来到旺达身边问她要不要歇一会儿。
旺达疲惫的点一点头,抬起胳膊搭上皮特罗的肩膀。皮特罗飞速的把她送到一栋建筑物里。
还有三十秒。
来得及。

他晚了那么一点点。
这次不是子弹。
是某个机器人留下的能量电池。
他在爆炸中推开了克林特,也不知道自己救没救下他。

“……皮特!”
又是下坠的感觉。凳子倒了下去。
“真的吗,老兄?我们还有二十分钟开场了,你在后台睡觉?”
皮特罗跪在地上。拼命摇着头让自己清醒。
“……哦,皮特,老兄?你还好吗?”
又一次!
该死的又一次!
皮特罗跳起来,从围栏上翻过去。
留着软乎乎妹妹头发型的男孩子站在人群堆里大声的笑着什么。
那是过去的克林特巴顿。

“毕业快乐!”
金色头发的女孩率先转过头,脸上的笑意还没退去。
“是啊,毕业愉快。”
“您毕业之后有什么计划吗?”
皮特罗压着烦躁的心情装出一副乖巧学弟的样子。
克林特现在像一团棉花糖,柔软甜美。
他在女孩大谈自己未来计划时,露着浅浅的笑。配合的应和着,沙金色的头发顺服的垂下来。
偶尔望向皮特罗的神情又显得克制而疏远。
好吧。
“那,学长有什么打算吗?”
被点名的提诺惊了一下。
“谁?我吗?”
皮特罗耸耸肩。
“我希望你的计划不要和超级英雄相关。你看上去一点都不适合。”
提诺的嘴角垮下来。
“真的吗?如果不是的话……嗯,我想我会去做一个外交官。坐在办公室扣戳就有钱赚。”
是啊是啊是啊。
你应该长命百岁有个可爱活泼的女儿和一个带着花园的小院子。
而不是变成断了手满身伤还要拄着拐的老头。

“呃,我得赶紧去准备今天晚上的演唱了。”
皮特罗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心烦意乱的回到后台。
开场先是一道白光,再是一片黑暗。然后聚光灯会打在皮特罗身上。
克林特依在栏杆上,他脖子上的链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他动了动嘴唇……
他说:

“…你确定要跟来吗?”
克林特出现在他面前。
皮特罗这次看清了,他手上的右手里攥着一颗糖果。又遮遮掩掩的收在腰际。
爆炸的硝烟味都遮不住止血剂的味道。
“……是啊。我确定要跟过来。”

第二天。
皮特罗安顿好了旺达。
他开始绕着克林特转圈。
自动机枪,地雷,机器人残片。
皮特罗像一个敏捷的战场清理工。把克林特走过地方的全部残害清理干净。
“……你打算加入战后后勤部门的话,我可以给你写推荐信。”
克林特靠在一辆公交车上,挤出一个戏谑的笑。
“有这么好的差事还是考虑一下自己吧。老头。”
皮特罗又送走半个机器人,把自己忙成一道白光。
克林特耸耸肩。
觉得小伙子今天状态不错。

没人知道那颗子弹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皮特罗看到了,他丢下手里的诡雷。周围空气被加速出水一样的波纹。
晚了。
皮特罗还是晚了。
他分明用身体挡住了。
子弹穿过他又直直的刺向克林特。

“……皮特!”
下坠的感觉。
“真的吗,老兄?我们还有二十分钟开场了,你在后台睡觉?”
“……哦,皮特,老兄?你是磕药了吗?你还好吗?”

“毕业快乐!”
“是啊,毕业愉快。”

他身体前倾,胳膊搭在栏杆上,项链晃来晃去。
是皮特罗送给他的那个。
他看到皮特罗在看他。
他微笑。
他挥手。
他动了动嘴唇。他说……

“……你确定要跟来吗?”
皮特罗愣愣的看着克林特。
克林特眉头皱着更深了。想询问一下却被皮特罗死死抱住。
“我不确定……我该怎么办?”

皮特罗被安置在基地留守。
旺达陪着他。

然后传来克林特死亡的消息。
皮特罗看着闹钟。
时间过了。
他没有被回到高中的毕业典礼。

“你还好吗,皮特罗?你看上去糟糕透了。我去为你倒杯水好吗?”
旺达轻轻的把皮特罗的头发挽到耳后。

皮特罗站在窗口。
想让我怎么做?
我应该怎么做?

皮特罗耳旁响起一阵风声。
接着他撞到某个人怀里。

“小心,男孩。……你确定要跟来吗?”
克林特扶着他,随手把糖果塞进他的手心。
“……当然。”
克林特看上去有点意外。他点了点头,接着就要离开。
皮特罗却拉住他。
“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没等克林特回头他又像害怕自己反悔一样全都说了起来。
“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同一个叫费尔蒙得的学校相遇过,你是我前两届的学长?我是不是还送给过你礼物?你是不是当时还有话跟我说?你当时想说什么?”
克林特惊讶极了,他愣在走廊。
“我……我不记得。”
在皮特罗反应过来之前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在之前的……伤害里。记忆受到了损伤。”
“记忆受损?”
克林特转过身面对着他。
“是啊——所以无论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没办法记起来。”
皮特罗松开攥紧他衣袖的手。
“我没想过这一点。我以为……”
我以为你只是不想见我。
克林特疑惑的看着突然放松下来的皮特罗。
皮特罗对他笑笑。
“我知道该怎么办了……等着吧!明天我会好好站在你面前的。”

“……皮特!”
皮特罗这次没有摔在地上,他在凳子向后倾斜的时候稳住了自己。
“我很好,杰瑞!”
“还有二十分钟开场了。我们不用再练习一下?”
杰瑞看着莫名兴奋起来的皮特罗。
“相信我,我现在要做一件比彩排重要一百倍的事情。”
“……好吧。保证你自己在开场前回来。”
“我保证!”
皮特罗两步并一步的从幕布前跑出去。
克林特没有在聊天。
他在彩排大厅里晃悠着。
“hi。”
皮特罗从他身后跳到他对面。
克林特被他转懵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回招呼。
“……hi。”
克林特看上去有点窘迫,他扒拉着脖子上的吊坠。
“我就知道在后台会找到你。有些事情我得当面跟你说……呃,你的礼物我很喜……”
“达吉斯?你在这儿吗?”
克林特鼓起勇气说的的话被金发女孩打断了。他慌慌张张的回过头随意答应了两句,让女孩先离开。扭过头又被皮特罗期待的眼神吓了一跳。
“你要跟我说什么,提诺?”
皮特罗轻轻的问,似乎想把自己的声音淹没在彩排声中。
“……我不知道我这么问对不对……但是改变总是没错的。”
那双浅蓝色眼睛里似乎藏着星星,他颤抖着又把星光散落一地。
“你想说什么?”
达吉斯紧闭嘴巴,手指像是要被吊坠划出血来。
皮特罗继续逼他。
“你是不是想说你其实喜欢我?”
达吉斯放开那颗十字星形状的吊坠,垂下手。
“……是的。”
就像飞过数十光年距离的星子猛烈撞击过来,散落无数光芒。
他别扭的劝告,他没递出的糖,他不敢说的话。
看吧。
皮特罗抓住达吉斯的手。
我还是抱住你了。

他食言了。
他拉着他的星星从毕业庆典上逃跑。
他傻笑,像任何一个初恋的傻子。
达吉斯任由他扯着。
然后他说……

“……你确定要跟来吗?”
没有告白,没有星星,什么都没有。
一切重置。回归零点。
皮特罗还是会死。还是在死前会回到高中那场毕业典礼上。
然后不管怎么改变。
他都救不了自己。

皮特罗蹲了下去,奋力把自己团成一个小小的球。
仿佛走廊的空气里藏着针。
也许皮特罗哭了。
有点丢人。

“你确定要跟来吗?”
他状态不好,习惯性的皱着眉头,浅蓝色的眼球不安的转动着。缠着绷带的右手攥着一颗要给皮特罗的糖果,却放在腰际,摆出一副家长的样子。
左腿有点不对劲,所以他一会儿要去躺仿生仓。
皮特罗眨眨眼睛,把雾气眨掉。
他速度够快,所以没人发现。
“也许吧,反正我只是围着旺达打转而已。你呢?明天打算坐轮椅上阵吗?”
克林特抬起一边的眉毛。
“我不用你操心……吃你的糖去吧。”
顺手把右手里的糖塞给他。
皮特罗接过来塞进嘴里。
又把糖球顶在右边脸颊上。
“时间还早呢。喝一杯去吗?”
克林特停下脚步,语气更加惊讶。
“我还以为你会去找旺达。”
“……我还是发挥一下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吧。”

“你特别像我之前高中的一个学长。我在他毕业典礼上唱过歌。”
克林特端着杯子,笑出声。
“你还唱过歌?”
“是啊……我至今都不知道我唱的怎么样。”
皮特罗蜷在沙发里抱怨。
“他明明来看过乐队彩排却没让我知道。他收下我的礼物一转身还是交了新的女朋友。哈,骗子。……最过分的是什么,他明明喜欢我,却在栏杆那头跟我说‘再见。’”
皮特罗干掉手里的酒,它尝起来有点甜滋滋的。
“是啊,我看到了。他站的那么远,还那么小声。要不是我有机会……我宁愿不要这样的机会。”
皮特罗嘀嘀咕咕。
“是啦!怪我!我死掉了,跑来跑去一直都是为了救自己的命,却老是把你搭上。”
“我很努力的。我跑来跑去,绑架你,吓唬你,甚至跟你在一起。可我一睁眼你还是在跟我说什么‘你确定要跟来吗?’拜托——老头——”
皮特罗哀嚎着扑到克林特身上。
“我还能怎么办?我所有方法都想了。我求旺达保护你,求队长保护你,求所有人帮我。”
“可我还是在这儿。等着子弹把我穿个透心凉,等着你靠着栏杆跟我说再见。”
“然后你什么都忘记。”
皮特罗抢下克林特的杯子。
真的,他有点太醉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一会儿还要去泡仿生仓。”
“给我个机会好吗?我想明天任务结束之后请你喝酒。不是这么混乱的情况下……起码不是在那个走廊里的邀请。”
皮特罗迷迷糊糊。
睡着在桌子上。

“你确定要跟来吗?”
“……是的是的是的。你要我说多少遍!”
“?”

“我们曾经是校友吗?”
克林特坐在他的位子上,皮特罗蜷在他左边的沙发上。
“是啊是啊。”
我脑子受过伤,所以记不大清楚。
“我脑子受过伤,所以记不大清楚。”
“哦,那真是太可惜了。”
皮特罗吧唧了一下嘴。
“你看,我们这不也是相遇了吗?这是一种缘分。”
呵,我可不信缘分。
“呵,我可不信缘分。”
“那是你没碰到我。”
皮特罗奋力的从沙发上起身。
“相信我,我经历过太多次了。”
克林特今天看上去有些不同。他浅蓝色的眼镜注视着皮特罗。
温柔的像回到台下的那句再见之前。
皮特罗不忍心再看他。
打算推了酒杯送他回去。
“……这样,明天任务结束……你要是没事的话……我们两个,就我们两个,出去叙叙旧怎么样。”
皮特罗大脑里的酒精含量在激素的作用下极速下降。
“可以,当然。那,明天见。”
克林特端了端自己的杯子,从另一边离开了。
皮特罗在原地深呼吸。眼框突然疼了起来。

是的,明天见。
第二天的任务很顺利。
没人伤亡。
要说意外的话,皮特罗和克林特两个人出去喝了一杯。
皮特罗耍了酒疯。
唱了一首歌。
秒针平静的向前推进。
一切存在,一切也不存在。

END

“……所以你的意思是打破这个死循环的是肥啾的告白?”
“是个承诺吧。有了一个承诺他才会保护好自己。”
(强行解释一波)

评论(10)

热度(49)

  1. 滿章鱼姐姐 转载了此文字
    没点开tag差点错过!!虽然已经在微博看完了还是要吹一波章鱼的这个设定超级棒!!爱你qqqqqw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