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姐姐

企鹅真是全天下第一可爱!

【破产姐妹au】你知道和人合租会发生什么吗?

仔细想了想自己的水平。
放弃了描写严肃凶巴巴的冬哥和人生导师鹰妈妈
又仔细想了想这个玩意是写给自己玩的
那就放飞了_(:з」∠)_
炸了公司厂房被迫破产的冬哥和因为隔壁破产所以被公司裁员不得不出租自己房子的鹰眼的同居沙雕故事

内容预警:人兽,BDSM,NP,出轨,主要角色受伤等十八岁以下成年人不能接受的毁三观之类的东西。
以及——本文是没有肉的(一个挑事的微笑)。
我真怕有人举报我虚假预警😂

第一、Bat
0
“神盾网3月22日电 神盾公安部于22日发布S级通缉令,公开通缉重大爆炸犯罪在逃人员详细信息。
被通缉的在逃人员名字是詹姆斯•巴基•巴恩斯。
于昨日清晨炸毁其公司库房。周遭市民惶恐不安,造成不良影响。
(下面是一张犯人正在吃西瓜的照片)
神盾机关希望社会各界和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有效线索,及时检举、揭发罪犯藏匿地点等。发现有关情况,请及时联系相关特工。提供线索的举报人以及检举、揭发有功人员,神盾机关将给予奖励。”
1
世人身上有无穷无尽的灾难。
所有补救都是无济于事。
2
一切都要从潘多拉打开盒子和马丁•库珀发明手机开始。
如果老爷子没有发明手机,巴顿就不会养成在看电视的时候盯着手机的毛病。
没有这个毛病他就不会错过神盾台电视购物节目后的紧急通知。
他没有错过紧急通知就会在看到詹姆斯的第一时间报警。
但是谢天谢地,老爷子还是坚持自我。
只是,可怜的、倒霉的巴顿在划破动脉躺在浴缸里思考自己的人生哪里出了差错时,都找不出一个可以强行甩锅的理由。
人间惨剧。
3
巴顿在出门的时候碰到了他的租客。
准确一点说,是巴顿在沙发上醒来,察觉自己必须在三分钟之内到达地铁站,于是带着脸上的沙发印子拽开门发现一长发帅哥半跪在家门口。
对视的一瞬间,巴顿猛地想起来今天有租客看房。
他抓住对方抬起的手腕,连人带行李甩进屋子,开始介绍房间构造。
“我叫克林特巴顿。二楼是你的房间,楼梯左手边是厨房,右手边是客厅,卫生间在门口右转。最里面是我不睡到晚上七点就不起床的男朋友……”
巴顿抽出宝贵的两秒钟停顿了一下,目光扫过长发,胡茬,面无表情的房客。
他似乎还没怎么反应过来。
“抱歉房间出租的急,我没问过——但是你对LGBT这个方面没什么意见吧?”
“我——”
房客艰难的张了张嘴。
“OK,有意见也等我回来我们再对骂好吗?我真的要迟到了,现在只剩下一分半要穿过半个街区。娜塔说如果我再不准时上班她就打死我——最后一点,别乱搞我男朋友,春天了他定力不是特别好。”
声音消失在楼道口,门拍在房客脸上。
“……”
房客在原地愣了两秒,接着小心翼翼的把左手的开锁器和右手的勃朗宁同时收进衣服里。
4
“你好,请问是这里出租单间吗?”
“……没有。”
“但是娜塔沙来短信说……”
(金属手臂粉碎手机声)
“……OK,我没有问题了。”
5
巴顿在娜塔陶枪的前一秒从窗户跳进厨房。
“hi,娜塔。”
巴顿捧着娜塔的脸亲了她一下,趁着她一巴掌扇过来的时候灵巧的踢开她手里的小刀。
“……你迟到了,巴顿。”
娜塔也不恼,转身就把围裙扯过来系在巴顿腰上。
“因为今天你介绍的那个人过来看房了,所以我才晚了一点。”
“哦——他人怎么样?”
巴顿停下了从围裙底下脱外套的艰难动作。
“娜塔你不认识他吗?”
“是你出租房子,为什么我要认识他?”
巴顿看上去被暂停了一秒。
“为什——我以为你认识他……OMG!我钱包还在沙发上……wait,wait,wait——所以,Bat现在和陌生人共处一室而我临走之前还跟他介绍了房间结构!”
最后一句简直是尖叫鸡发出来的。
“嘿嘿嘿,放松一点。你想象力太过丰富了。我虽然不认识他,但我查过他的资料。没有案底,没有……”
巴顿凝视着娜塔。
“我有他电话,我打给他。”
娜塔似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从围裙里掏出手机。
“……他关机了。”
“我就知道!!”
巴顿哭丧着脸跳起来,连围裙都没脱,又从窗户跑了出去。
6
巴基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关灯回头吓了一跳。
巴顿造型诡异,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怼在墙上,以半包围结构拦住了巴基的去路。脱着半截外套还围着围裙,类似某种变态。还在拼命喘气。
巴顿指了指他,语气怪异。
“……你为什么刮了胸毛?最近流行这一款?”
巴基穿上上衣的速度让巴顿有点伤心。
“你好,我是詹姆斯•巴基•布——”
巴基卡了两下。
“你直接叫我巴基就好了。”
又揉了揉头发。
“呃……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你男朋友,五分钟之前我没听见他打呼,所以我觉得他醒了。”
巴基顿了一下。
“呃,说明一下,我对你和你男朋友一点意见都没有……你一定很爱他。但是他的呼噜声有点像某种小型拖拉机……我跟他隔门相处四个小时,现在已经有一点聋了。”
巴顿正在客厅和他的围裙作斗争——娜塔给他打了个死结。
“别在乎他的小毛病,我跟你保证,任何人看到Bat都会爱上他的。”
巴顿把围裙丢在水槽里,顺手去拉卧室的门。
“Bat,亲爱的。睡得好吗?”
一团黑气从卧室里滚了出来。
是巴顿弯下腰拥抱他然后整个人消失了的那种巨大。
“what the f……外星入终于侵了吗?”
巴基飞快跳上沙发。接着迅速的从浴巾某个褶皱里掏出一把勃朗宁瞄向巴顿,又觉得不对,把枪收回来指着自己的太阳穴。
动静大到巴顿从黑气里抬起头,从巴基的角度看上去神似某种即将侵略地球但化形术还不完善的外星怪物。
怪物转了个圈,露出了藏在毛里的蓝色灯泡。
巴基下一秒就要扣动扳机离开这个诡异的世界。
毛团深沉的叫了一声。
“喵————”
7
“巴基,这是Bat。Bat,这是巴基。”
巴顿正在给巴基介绍两米长的黑色缅因猫。
缅因猫看了巴基一眼,在黑色长毛下伸出一只白色爪爪。
巴基犹豫着要不要握上去。
在内心里挣扎两秒钟,肉垫的诱惑大于对疑似外星生物的恐惧。
巴基握住了Bat的爪子。
用的力度可能有点大,因为Bat猛地跳起来拿尾巴抽了巴基的脸。
“哇……我都没注意到你还有个铁胳膊。”
“是啊——你从进门开始注意力就在我胸口附近打转。你真的仔细看见我长什么样了吗?”
巴顿跳起来为自己辩解。
“没人能抗拒那么大的奶好吗?而且在我人生的前几十年除了娜塔也没人长的出来好吗?”
巴顿想奋力伸手一摸。
“你身为基佬的骄傲呢?你男朋友还在呢!!!”
巴基口不择言,顺势抓紧自己的上衣。
“这两件事情之间又不矛盾!Bat也同意,是不是……Bat?”
Bat在餐桌上,伤心的舔着自己被巴基夹掉毛的爪爪。
巴基看了一眼左手。金属片里夹着几撮黑白的猫毛。
他伸错手了。
8
总之,巴基在这儿住下来了。
巴顿上夜班,凌晨才能回来。所以他和巴基的活动时间几乎是撞不到一块去。
巴基偶尔会和行踪不定的Bat一起吃饭。
巴基双休日早饭时间会碰到了饿得不行起床觅食的巴顿。
第一次的时候,巴基正在用平底锅里熬一锅番茄肉酱,旁边的大锅里咕嘟咕嘟的翻着贝壳面。
巴顿盯着一头乱毛,目光涣散的出现在巴基身后。
“来点吗?”
巴基对他的出现倒没有太大反应。他用铁手臂卡住把手,用另一只手捞了点面给巴顿,又把酱汁淋了上去。
巴顿吃了两口才反应过来。
“哦,不要。这太麻烦了——哇,这太香了——你加了什么?”
一边用勺子刮了刮盘底。
“……”
巴基索性把早饭让给他。自己坐在另一边喝冰牛奶。
“谢谢你。我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巴顿打了个嗝。
“Bat这两天跟我闹脾气,不让我睡觉。”
巴顿抓了抓头发,觉得跟舍友说这些有点怪怪的。
“呃,抱歉。吃了你的早饭还跟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感情生活哈。”
巴基把自己的嘴从牛奶瓶里拔了出来,指了指巴顿的脸。
“……有点番茄酱在哪儿。”
在巴顿茫然的眼神和三次回头中做了解释。
“……我一直很好奇,你可以不回答的。你都不用工作吗?”
“呃,我的情况有点复杂……我是逃出来的……而且……嗯……”
巴顿的注意力一直在巴基被牛奶瓶吸的通红的嘴唇上,他说话的时候巴顿还得控制好自己不要笑出声。
但是他太艰难了,他赶在笑出声来之前急打断巴基。
“OK,我了解,我了解了。……噗。”
你了解了什么?
巴基心想。
9
巴基一直睡得不好。
他在第三次磕在床头柜时清醒来。左手被紧紧压在柔软的枕头下。
说真的,太柔软了。
被子缠在身上,被冷汗浸的潮潮的让人不舒服。
巴基撑起自己,打算找杯水喝,爬起来被站在床脚的巴顿吓了一跳。
“……你干嘛?”
巴基哑着嗓子问。
巴顿恍惚着醒过来。
“hi……哦……巴基……哦哦哦!那个,春天了,Bat有点睡不着。之前一直是娜塔陪他……总之我需要一个胸比我大的……不管什么生物。”
巴顿一边说一边往巴基左胳膊上缠枕巾。
巴基松开在枕头底下的右手,温顺的任巴顿把他的左胳膊绑成木乃伊标本。
巴顿打着哈欠牵着一言不发的的巴基回到卧室。
Bat一只猫占据了大半个床,睡得神志不清,都忘了打呼噜。怎么也不是巴顿形容的那样为求不到的爱消得猫憔悴。
巴顿费力的把Bat抱到躺尸的巴基怀里。
“我和Bat都认床……要不我就让他自己上去找你了……”
巴顿喃喃道,并且可怜兮兮的缩在靠墙一边,努力缩小自己把大半的床留给巴基和Bat。
Bat一身长毛热乎乎的糊在巴基身上,在半梦半醒中猫咪烦躁的呼噜两声,两只爪爪从头发推到胸。然后满意的踩了两下,又睡过去。
被主子宠幸是什么感觉?
巴基现在整个人美到冒泡。
虽然被揉胸了。虽然胳膊被缠成木乃伊。虽然和室友像高中女孩子一样躺在一张床上。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我有猫了。
巨大的喜悦从胸口冲击着巴基,大脑迟钝的施舍给他一点点多巴胺,让他缓慢而愉快的进入平静安稳的睡眠。




tbc

不知道怎么打tag……因为本质上这是个很乱七八糟的段子……跟着cp打吧要不然😂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