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姐姐

企鹅真是全天下第一可爱!

RPS狗。我真的没法说服自己不搞这个。毕竟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相处总是要带点真情实感的。所以在道德最低端磕cp,谁劝都不听的那种。

北极圈体质。这是自找的,因为太热了我不敢去。等过段时间凉一凉我在试探着过去。

现在的状态:迟来的中二期……

魔咒和解药(上)

瞎写系列……
人鱼梗开头之一😓
预计三次写完(但是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能写多少😝)
正剧风果然不适合我(;`O´)o
🌟当做尝试吧😄

幼儿园文笔
ooc
勿上升真人

求建议,求鞭策,求五十度灰😚



“海里的东西,到了你的网里就是你的。”

夜晚。
海风呼啸着,把细密雨点下落的轨道吹成弧线形状,墨蓝色的天空时不时打下两个闪电,浅紫色的电弧凶狠的宣告着即将来临的暴风雨季节。
“准备好了吗?”
许昕一手松松的握在船舱的门把手上,一手调整了一下占了大半脑袋的防风镜。
“…一直等着呢。”
张继科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深吸了一口气。攥住了手里缠紧的绷带。
门开了,风像深海中的鲨鱼群,迅猛的冲着猎物撞了进来。肾上腺素在恶劣的环境中突然猛增,热血烧到了耳朵尖,雨点打在脸上好一会儿才意识到疼。
传说中海是人类另一个陌生的归宿。
两个人迅速的窜到船两边,打开头灯的灯,快速检查桅杆和船的连接螺栓,拽紧着因为长时间航行而渐渐开扣的绳索。
暴雨使绳索变得不易抓牢。
海浪不断的打击着船身。
张继科连续滑倒了两次之后解开腰上缠绕的麻绳,在保险栓上缠死,把自己固定在桅杆上,用肩膀抵着一个巨大的滚轮,咬着牙用力,想把它推回到原来的位置上。被雨水泡锈住的滚轮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音,掩盖了固定桅杆用的铁条崩裂的声响。
肩膀上猛然轻了不少。张继科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自动反应,猛地向旁边滚了一下,崩裂的声音夹在水声中,桅杆贴着后背倒下,压在绑着张继科的绳子上又把他扽了出去,后腰磕在桅杆的断口上。
沉闷的撞击声被雨滴盖住,散在风里。
张继科解开绳子,马上爬起来,回到原位置,把保险柱推回去,锁死。他喘了一口气,吐出一口血沫。转过头挪开了差点要了他的命的桅杆。一刻没停,又马上拽过木桩上的锁链,扣在船边渔网开口处。
“张继科!好了吗!!!”
许昕的声音和额头上的灯光模模糊糊的从另一边传了过啦。
张继科扯过锁链的另一头,挂在机器上。
“出什么事了!!!”
许昕看上去要走过来。
“好了!没事!三!二!一!”
一阵难闻的柴油气随着海风的气味喷出,发动机打开的声音随之响起来。
发动机拖动船边挂着的渔网。浸了水的渔网边触感冰冷而滑腻,坠在水面下沉甸甸的重量把渔网拽直,深深的嵌进船的边缘。
许昕跑了过来,被地上撕碎的帆布绊了一下。张继科下意识的伸手,却差点跪到地上。肾上腺素消减,身体上所有的感觉都回归了。后腰被冰冷的海水浸的一阵阵刺痛。

“怎么了,科哥?出什么事了?”
俩人回到船舱里,许昕脱下浸湿的衣服,甩了甩头发。发觉张继科没有想往常一样急吼吼的换衣服,而是在一旁扶着腰。
许昕掀开了他的衣服。
“靠……见血啦,你自己按着千万别动。我?我找医药包去我干嘛……大哥,受伤能吱一声行吗你?”

“好了,别憋着啦,回去我在给你揉揉旁边青的地方……你下次吱声啊,镭拉是不是之前就警告过你,算了你也不听。”
许昕擦擦手上的血。
“我没想那么严重。”
张继科趴在长椅上,闷闷的开口。
“除了饿,你觉得什么都不严重。”
许昕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坐到张继科旁边,把从衣柜里掏出的一块压缩饼干递给张继科。
张继科伸手够了过来,就着手上一点点海盐的气息,塞在嘴里。一时之间船舱里满是咀嚼的声音。
许昕坐在木板上,半闭着眼睛,嘴里鼓鼓的嚼动,像个小男孩在半夜偷吃东西一样,明明很困,却又舍不得嘴里的美味。
“……许昕,今天我差点又死了。”
许久,张继科把头抬起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手在地上画着圈。
“……大难不死嘛。这都是攒着的,说不定,你就能安度晚年再也不用吃鱼呢。”
许昕拿毛巾擦擦张继科头发。
“不过下次受伤这事提前打招呼……你万一没死于事故死于感染,那可太不值了。”
张继科打开许昕的手。
“去你的,别在老子头上瞎呼噜。”
“嘿!翻脸不认人了!这不是关心残疾人嘛!”
“真关心我帮我把衣服洗啦。”
“……不有洗衣房吗?”
“哪儿洗不干净我都自己洗的,去去去,给你个机会,洗衣服去!”
“……得,受伤的是大爷。我洗我洗。”
许昕投降。打着哈欠给张大爷洗洗衣服。
张继科趴在椅子上,忍受着后腰上时不时被海水刺激的疼痛,睡着了。

张继科在椅子上趴了一宿 ,第二天起来,脸上一条一条的全是印子。头发上黏糊糊的挂上了盐壳,脖子上也不susi。
许昕躺在不远处的地上,脸上盖着一条白毛巾。张继科伸腿踢他。
“起来拉我一把,我起不来了。”
换完药早过了饭点,两个人撬开餐厅的门找饭吃。
吃饱了,出了船舱。
甲板上水手忙碌打扫战场。天空倒是放晴了,和远处的海面交接着,蓝成一片。正午的太阳下,海风里夹在这盐,吹在脸上带着一点细腻的滑意,伸出舌头就能尝出咸味。
船上一片狼藉,桅杆断了三根,帆也毁了很多。
损毁记录员手里拿着铅笔,四处查看着。俩人走到他旁边。
“美好的一晚上哈?”
记录员对着两个人笑笑,手里也没停止写着什么。
“是啊,怀念一辈子。”
张继科扶了扶腰,冲着记录员摇摇头,惹得许昕大笑着。
晴空一片。只是远处的黑云显示着昨天的一切不是梦。
海风夹杂着被晒干还未掉落的盐粒打在脸上,用手摸上去滑腻腻的。
趁着许昕和记录员瞎聊,张继科看着被拉上来雪白的渔网。发现网底破了一个洞,断口整整齐齐的,是用刀子割破的。张继科皱皱眉头。
“我听厨房的人说你俩昨天收获不错的……哦,对了,镭拉在五号船舱呢,古古怪怪的说要给你们个惊喜……嘿!那个放下来,我要检查一下……总之,你们现在没事的话先去找她。”
记录员把手里的本子一合,匆匆忙忙的往甲板上走。
许昕搀着张大爷往五号船舱走。
“你看网了吗?”
许昕摇摇头。
“网上被割开这么大的一个口子。什么东西啊?要毁网。”
张继科比划了一下。足有一个人腰那么宽。
“……担心网干什么?反正镭拉会赔的,去见她的时候顺便问问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最后是张继科一个人去的。
有人找许昕问问昨天链接螺栓的事。许昕把张继科扔半道跑了。
被抛下的张大爷慢慢挪,好不容易蹭到了五号船舱,差点被门板又照脸来一下。
“呦,姑娘!下次开门可别这么冲!万一下次是掌舵的你可一辈子守寡了。”
“边呆……哎,怎么啦这是,昨儿一个晚上,提前瘫痪啦?”
“那老板可得养我一辈子了……小事,昨天磕桅杆上了。”
镭拉怀疑的打量着他。
“算了……我怎么说你都不听……嗨,这次,你可中大奖了!”
镭拉兴奋的脸红红的,甩了一下手腕上的带子。拍了拍身后的门板。
“来来来,猜猜里面有啥!”
“……除了鱼,还能有什么。”
张继科一脸冷漠。
“大爷您自己看吧……”
镭拉被搞得没了情绪,收回手,一脸悻悻的走了。
张继科伸手开门。
本来就是……除了鱼…………
张继科被一片银色闪了眼。
五号船舱里放着一个两人高的水箱。
水箱里面有两条闭着眼睛相互拥抱着的人鱼。
水箱对于人鱼不是很大,他们把尾巴卷了起来,挤挤挨挨的交叉放在一起还是占据了水箱大半。小一点只得把头埋在另一个胸前,手臂环着他的腰。另一个看上去大一点的头盯着水箱顶,手环住小人鱼的脖子。两条尾巴颜色相近,大一点的是银白色,小的深一点,显出一点银灰色。
在灯光的照射下这一切显得不真实,倒像是张继科残损童年记忆中故事书里最美的那一副插图,人鱼姐姐们为了妹妹向巫师献出自己的长发换来一把要插在王子心口的刀子。她们挤挤挨挨的相拥出水面,想把新生尽快的送到妹妹身边。
一时之间除了水声船舱一片寂静。
人鱼们睁开了眼睛。
张继科看到漆黑瞳孔中映出的自己。

评论(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