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姐姐

企鹅真是全天下第一可爱!

【XB】无人知晓

😅年初定的计划……年末还没写完……
👌👌👌完全OK
🙃开玩笑的……今年的产率低到地心😂
咸鱼本鱼了!!!
设定改的面目全非😑
背景换成末日废土au
(瞎写预警)(无脑严肃文)
神秘背景昕/末日后出生的大博儿

ooc
幼儿园文笔
勿上升真人

我今年可能水逆🤔
(一切都是星座的错)

1
小孩是在一个三级沙尘天被那个疯女人捡回来的。
疯子力气大,扯着衣服领子把他挂在摩托车把手上,车绊到沙坑里,她就一边鬼叫着含糊不清语句一边往院子里跑。
小孩好像被吓傻了,被摔在地上的时候都没发出声音。
许昕舀了一瓢水塞给女人。
女人咕咚咕咚的连着石头子都咽下肚子,没等许昕跟她说上话,就又跑了出去,消失在昏黄的沙尘中。
许昕叹了口气,拿出一块看出来不出颜色的破布,沾了水,笨拙的给新来的小孩擦擦脸。
白白嫩嫩的,跟个小包子一样。大大圆圆的黑眼睛。
“饿了吗?这就只有两块面饼了。”
2
叫方博的小朋友趴在一块木板上,费力的嚼着嘴里坚硬的面饼。
一边断断续续的跟许昕说自己的情况。
六岁,出门的时候被落下,被突然变天吓了一跳,躲起来的时候被疯子发现带到了这儿。
方博把嘴里咬不动的面饼转移到左边腮帮处,脸上鼓鼓的像个小仓鼠。
“……慢点吃,这儿还有水。”
“……你要不要次?”
方博犹犹豫豫的把手上剩下的面饼递出来。
眼睛发亮的看着许昕,左边脸上还鼓着一块。
许昕揉揉他的头发。
“吃吧吃吧,不够我再去拿点。”
3
许昕也是被疯子捡回来的。
或者说抢回来的。
疯子和她的同伙们为了这次行动损失惨重。
但是谁能想到三重保护的后车厢里既不是珍贵的抗生素也不是贫瘠的水资源。
是一个灰头土脸的脏小孩。
孩子面对茫然的众人,紧张的在衣服上擦擦手。
“先生……还有,女士……我,我什么都会做。求,求你们,别别把我丢在这儿。”
末日当头,伙计们忙了一周却什么都没得到,人群在崩溃的边缘却没有谁打算端起枪,不杀孩子似乎是这群人最后的底线。但是谁都不想带着不相干的累赘。
除了疯子。
疯子在众人的抱怨声中靠近了许昕,拿滚烫的枪管碰了碰他的胸膛。
再后来,许昕被她塞进摩托车后的拖箱里,带到了驻扎地。
4
末日。
起因无非是那些老电影里出现过的故事。
金融危机,政府垮台,核弹发射,环境毁坏,物种变异,然后末日降临。
每四个字后面都有千万人的哀嚎和怒吼。活下去的人,或者怀念,或者哀怨,又或者沾沾自喜。
辐射使大部分的人变得易怒和好战。大家为了水资源或者食物而大打出手,把失败的一方埋在自家门口用来炫耀或者警示后来人。末日让一切不合理变得合理,让疯狂变成正常。
但是疯女人似乎成为一切的例外。
她在过去就被人诊断为不正常,在末日也是。
她收留了一大群不能自保的孩子,却不提供充足的食物与保护。她仅仅是把他们放在一起,像小女孩把芭比娃娃放在床头一样。放任他们哭泣,害怕的逃跑,最后死于恶劣的天气或者被其他组织的人群带走。
许昕是唯一坚持并且有能力留下来的。他打理着山洞里的水源和食物,精心的算计着在未来的日子里活下去需要什么东西。
5
疯女人睡在地上,许昕抱着方博睡在一大块岩石上。
方博盖着衣服含着手指在许昕怀里睡的很香。许昕瞪着眼睛,看着头顶上方的岩石壁。热气接触到冰冷的石壁积下一小滴水,在重力的吸引下摇摇欲坠。在滴到方博额头上前许昕伸出手指,把水滴吸进嘴里。
这是第三滴。
疯女人睡得并不好,她在沙地上抽搐了一下。发出古怪的咕噜声。
许昕尽可能轻轻的把头转向她。动作僵硬的像一个僵尸。
女人光脚蹬在挡住出口的石板上,脏兮兮的匕首随着她的挣扎掉落在她右手边,脖子上的吊坠绳紧紧勒住她的脖子抑制住她的呼吸,脏兮兮的黑发蹭在地上。许昕觉得她在哭。
啪嗒。
第四滴水打在方博脸上把他惊醒了。
小男孩茫然的瞪大眼睛,接着小心翼翼的往被自己不小心咬了一下的拇指上吹气。
他爬起来,注意到许昕瞪着眼睛看他。他用小手抵住许昕的脸把他转到另一边去,并发出了这个山洞里的第一声笑。
许昕猛地转过来,瞳孔猛地扩大。笑声甚至惊动了在窒息中挣扎的女人,女人惊醒过来,拎起她手边的刀。
始作俑者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发出含糊的音节,把脸上的水滴擦掉,在手背上摸匀。把被月光照的亮晶晶的手背展示给许昕和女人看。
生命第一次在岩洞里蔓延。
许昕直挺挺的躺着,脖子以一种奇异的角度弯曲着,女人放下匕首,歪着头,眼睛在月光下发着光,看向岩石上的两个人。

“我们总是为了什么活着的,是不是?”
“是啊。”
“那为了什么呢?”
“我不知道。”

6
没有水了。
疯子又骑上她的摩托车和伙伴们向政府的供给车出发。
许昕牵着方博的手目送疯子离开。方博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她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许昕从角落里扯出一个罐子,罐底有一层薄薄的水。他递给方博。
“我们今天去哪儿?”
方博喝了两口。
“哪儿也不去。我们就呆在这儿。”
许昕把罐子放回原地,就近坐下,看着飞旋的黄沙。
“……”
方博回到岩石上晃荡着自己的小腿。
“……嗯……我们出去抓蜥蜴好不好?”
“你饿了?”
“什么?哦!!不不不,我才不要吃它们!”
许昕看上去有点迷茫。
“我们去抓蜥蜴,我可以把它放到我的手上,看它爬来爬去。”
方博跑到许昕面前拍他的膝盖。
“它们小小的,还有爪子。之后我们可以一起再去放了它们。”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这会让我很开心。”
方博晃荡着脑袋,去抓许昕的手。

“那你怎么确认它存在?”
“嗯,我就是觉得它出现的时候。我一定会认出它的。”
“用什么?”
“……我不知道。”

7
许昕没有陪方博去抓蜥蜴。
外面风太大了,两个孩子肯定没办法应付。
许昕放弃了看着黄沙,把注意力转移到在山洞里乱跑的小孩身上。
他拎着半块失败的石刀在石壁上画着什么,嘴里哼着奇奇怪怪的音调。或者半蹲在地上要给疯子堆一个更舒服的沙堆。
“……你在干什么?”
许昕问正在挖坑的方博。
“我在给我的蜥蜴找一个可以睡觉的洞。”
“可你不是要放走它吗?”
小孩突然露出为难的表情。
“嗯……我就是想……万一它要是不想离开我呢?我要提前做好准备。”
小孩发出了第二声笑。
许昕打了一个寒战。
“别……”
小孩歪着头问他。
“什么?”
“……你不会有蜥蜴的,天气不好,我们没办法出去。”
“……那我就等明天好了。”
方博依旧低着头挖坑。
“你不明白吗?外面很危险,人们拿着枪,整个世界都乱了套……”
方博抬起头,觉得许昕的情绪不对。
许昕觉得自己不应该说这些话,他很久没有这么失控了。
该死的!对方只是一个孩子!出生在末日降临之后的孩子!
他感受到自己脸上某一块肉不受控制的跳动。他紧紧咬着后槽牙。
那又怎么样?看看你周围,一切都毁了!你还在期待什么?期待你的蜥蜴吗?你行行好,不要再笑了。你的嗓子只应该发出哭声,任何希望都不应该出现。
一只温热的小手扶上许昕的脸庞。
“嘿,你看上去有点糟糕,哦,你在发抖。”
方博拿着石片全在他怀里。嘀嘀咕咕。
“是啊是啊外面风超级大,而且我笨笨的也抓不到蜥蜴……”
他学着许昕的样子叹了口气。
“……但是只要一想到它我就很开心。真的。它就像一个小火苗,让我暖烘烘的。你也有小火苗吗?”
许昕松开了攥起来的拳头,他的手指冰冷冰冷的。
“……嗯,我不知道。可能……它熄灭了吧。你知道没有燃料火就会‘噗’的一下……熄灭了。”
许昕抱紧方博,小孩发出“咕”的一声。
“啊……我还没考虑燃料的问题。”
小孩困了,把毛茸茸的脑袋缩在许昕怀里。
“……但是我可以分你一点啊……抓住蜥蜴我可以先让它在你手上爬,你不用客气的。”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是啊。”

8
疯子回来了。
只有她一个人,在一个五级沙尘天。倒在岩洞门口,许昕把她拖进山洞。
许昕试图拍掉她身上的沙土,却意外的发现沙子因为什么粘在一起。许昕扒掉自己脸上用来挡风沙的破布,却闻到了一丝铁锈的味道。
疯子受了伤。她在大量失血。
她全身都在发抖,流下的血凝住了方博给她堆的沙床。
许昕给了自己一巴掌强迫自己冷静,从自己衣服上撤下一块布。胡乱的扎紧在疯子的腰腹上,试图止血。
“求你。”
许昕似乎发出了什么声音。但是太轻了,连睡在一边的方博都没有惊醒。
“求你。”
今晚没有月亮,许昕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感觉用手胡乱的捂住温湿的伤口。
“求你。”
方博似乎动了一下。
“许昕?你在哪儿?”
他在黑暗中小声叫着,打破了本安静的黑夜。
“求你。”
许昕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我知道了。求你。我知道了。真的。我知道了。”
疯子似乎说了什么。
许昕把耳朵贴上去,手上加大力度。
“求你。求你。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想让我明白什么了。我知道了。求你。”
疯子费力的抓住他的胳膊。
“对……不起。”
她眼睛里的月亮消失了。
“许昕,我什么都看不到……是她回来了吗?许昕你为什么不说话?她为什么不说话?”
方博有点害怕,他伸出手想摸摸沙床上的人。
一双带着血腥味的手突然按在他的眼睛上。
许昕用一种很疲倦的语气——就像他被什么击垮了一样,他的声音,和他整个人都像外面被风折断的树枝。
“就……别哭好吗?”
“别哭……我不知道怎么哄你。”

“你站在我这边对不对……就算世界毁灭了,我们还会改变一切的。”
“别算上我,安娜。”
“还有其他……”
“是他们自己放弃的!所以……别算上我。我出局了。”
“你说你会认出它的。我会让你知道的。”

9
安娜。
她躺在方博给她做的沙床上。月亮透过破口处温柔的给她铺上了一层白纱。
10
“我们去哪儿?”
方博把许昕给他做的帽子拉到头顶。
“我们往北走。”
“……我们把她一个人留在那儿真的好吗?她会冷的。”
“……她不会的。”
“嗯……那北面……哪里有什么?”
“嗯……哪里有好多好多的人。还有……一个实验室。”
“实验室里有什么?”
方博抓着许昕的一个手指头,努力的把靴子从沙坑里拔出来。
“有小蜥蜴和小火苗。”

tbc
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