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姐姐

企鹅真是全天下第一可爱!

RPS狗。我真的没法说服自己不搞这个。毕竟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相处总是要带点真情实感的。所以在道德最低端磕cp,谁劝都不听的那种。

北极圈体质。这是自找的,因为太热了我不敢去。等过段时间凉一凉我在试探着过去。

现在的状态:迟来的中二期……

一起同过窗

一个脑洞,写个段子试一下。
有人想看的话我就接着写😊
没人看的话我就自己脑补一下满足自己😂

分两条线
周巡和赵馨诚一条
何靖诚和韩彬一条
闺蜜组(不是……是兄弟组
傻白甜脑袋不会写爱情故事,那就瞎编一点校园喜剧
可能会有交叉……
(有交叉的话估计要加感情线了😂还要加上大小关,这样可以开启巡花的爱情线……至于何老师……我们放过他吧……)
(要是开启交叉线的话……可能涉及的cp:关周 彬诚 关(小的那个)楠……就先这些吧)
(要是不涉及交叉线……那就写写校园故事。就不涉及cp走向😂因为不太会写感情线)
(我好喜欢中二期的彬少爷啊😄)

0
周巡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记得和赵馨诚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毕竟那有点久远,还冒着些许应该被遗忘的傻气。可它就是盘踞在记忆的角落,在马上被遗忘的时候又跳出来宣告自己的存在。
半大的小子在炎热的夏天推开宿舍门,灌下半肚子凉水后冲他龇着半口白牙傻笑。
“呦!刚搬来?几班的?呦!真巧了!这宿舍里就咱俩一个班的!我叫赵馨诚,海港的!中午了。吃不吃饭?我刚领了饭卡,你还没去报道呢,对不对?我请你吃饭!吃完饭睡一觉再去报到处,京港的天就是太热了……”
周巡对自己当时对赵馨诚的态度记的不太清,反正以他当时的性格,多半是爱理不理,关怀智障。
可奇了怪了,那小子一点都没生气。对着他那张臭脸,一边逼逼叨逼逼叨个不停,一边麻利的挂上窗帘给他挡光。
也许是那块脏的看不出颜色的窗帘起了作用,挡住了京港的毒太阳,让周巡本来烦躁的情绪平静下来;或者也许只是那小子太烦了,让人想打发他闭嘴。周巡终于搭了茬。
“嗯。行。随你。”
等赵馨诚满意的闭了嘴往上铺爬,周巡又补充了一句。
“我叫周巡。本地的。”


“同学,你能不能别每次打架受伤都来找我?我学的是法医,不是外科大夫。校医室就在出门左拐,你™每次都来找我,我都在怀疑你是不是有什么目?”
何靖诚收起手术缝针,把止血的棉花丢掉。
“来来来,倒点红花油帮我揉一下左边胳膊。妈的那逼崽子下手挺阴。”
沙发上窝着一个少年,头上贴了块透着一丝血迹的纱布,一边把胳膊伸给何靖诚。
“……我这儿没有,死人不用红花油。”
少年踢了两下床底柜子。
“哪儿有,你拿就行了。”
何靖诚下午还有场没怎么复习的考试,现在不在看书已经让他很烦躁了,还要帮一个为爱打架受伤的少年处理伤口,这让他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少年还在用什么“医生要有医德,法医莫种程度上也是医生的一种。”之类的歪理说的他有火撒不出。
在青年的指示下,何靖诚成功拿到了红花油。他挑挑眉毛。
“你怎么知道这儿有红花油的?”
“你刚开学来的时候你妈趁你不注意给你放的,你没看见。”
少年呼呼的正在往伤口上吹气。
何靖诚大惊。
“你还跟踪我?”
少年像是被噎到了一样。
“我有病啊我跟踪你?我是你舍友。”
又是一道惊雷。
何靖诚:……我住的不是单人间吗?我都住了一年了!你又从哪儿冒出来的?
少年歪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是啊,一年没见到我是因为我一年都没回宿舍住啊。但是现在不行了,我得避避风头。所以……舍友你好,我叫韩彬。以及,我不是每次都特意找你包扎,而是因为……我就住这儿。所以,你就放心吧,我对你没什么目的。”
韩彬看着何靖诚一副三观尽毁的样子,拽着绷带笑了笑。
何靖诚毕业之后总有个毛病,在停尸间放上一瓶红花油。
别人笑他,指着停尸台上零碎的人体。怎么着?这是要给大哥来个推拿吗?
何靖诚有时候也觉得小瓶子很碍事,想丢掉。
可每每这个时候,眼前总浮现出少年韩彬的那个笑。
那大概是……韩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像个恶作剧成功且无忧无虑的少年。瞪着眼睛,叼着烟,脖子上挂着一根奇怪的链子。
一副吊儿郎当活在当下的模样。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