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姐姐

企鹅真是全天下第一可爱!

每个人都会犯三次蠢

这算找找灵感吧😂😂
长时间脑洞枯竭已经写不出来什么玩意了😂

ooc
小学生文笔
勿上升真人

1
方博叹了口气,认命的在杂物柜里找酒精。
许昕坐在他身后无辜的摊着两只手。
纤细白皙的手被凝固的松树胶固定成一只鸡爪的形象。
唯独左手食指和拇指能微微活动一下,许昕付出的代价是树胶连着一小块皮被扯下去。拇指肚露出一片粉红色,像是微微一碰就能渗出鲜红的血液。
“许昕,你最近绝对是老年痴呆提前症。”
方博骂骂咧咧的把半个身子塞进杂物柜,去角落里翻那个小半瓶的杀菌酒精。
许昕意外的没说话,连动都没动,乖巧的坐着。
方博找到酒精和一小袋棉签。
“手抬起来。”
指腹隔着一层树胶擦过手背,接着,热乎乎的小爪子抓住他的手腕,把他的手放到自己膝盖的湿毛巾上。方博弯下腰,大眼睛瞪着,拿着棉签小心的擦拭树胶和皮肤的交界处。
许昕的心就像和酒精接触的树胶一样,一点点融化成粘糊糊的液体。
2
人的一生要犯三次蠢,这是第一次。
许昕想到。
他此时正脱力的躺在草地上,眼前全是旋转的光影。
身后五十米处跟着一大群嚎叫着奔向他的同学们。他们嘴里还叫着“昕哥最帅!”“酷毙了!”之类的话语,还要模仿他从坡上再滚一次。
搞得许昕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只是不小心。
他支撑起自己走回营地,扑到在睡袋上不愿意起来。
方博探头探脑的从帐篷门口钻出来。
“瞎子?你不吃晚饭了吗?”
许昕费力的抬起手摇了摇。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方博挤了进来。
“……你去跟熊打架了?这一脑袋的草叶。”
方博伸手去揪他头上乱七八糟的树枝。
“……博哥……以后的……春游……都……不要……叫我。”
这群小崽子太累人了。
许昕没来得及说下面的话,就眼前一暗。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睡着了,但是头皮上的小小触碰又让他觉得自己在现实中。
从前额到后脑。
像是有一把小梳子反反复复翻开他的头发。但是又不像木梳子一样硬的扎人,也不像牛角梳子一样冰冷。它是一种热乎乎的材质,柔柔的热度舒舒服服的通向脊椎。
哦……现在科技真发达。
许昕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他可能发出了舒服的哼唧。因为在他彻底陷入黑甜梦想之前,他听到有人在笑。

第二天许昕醒来的时候,他头发上的草叶和树枝都消失了。
许昕打了个哈欠。
这真是他在野外睡过最好的一晚。
3
我完了。
许昕觉得一切都像慢镜头。
他能看到所有人目光随着反弹的胡椒罐渐渐移向他。胡椒罐在空中优美的画着弧线,在航线里散落一两粒引人鼻酸的粉末。
一路向他的俊脸袭来。
许昕来不及闭眼,他条件反射的控制自己想旁边躲闪。胡椒罐却改变策略,采取大范围法术攻击。
胡椒罐在半空中开启了他的机舱门,对以许昕为圆心三个座位的方位进行无差别攻击。
许昕紧忙闭眼,但是为时已晚。
还没来得及感到疼痛,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冲来了胡椒粉里的细小盐粒。许昕蹲在地上大声“啊”了一下。
辣眼睛!!!
整个桌子突然喧闹了起来。
“水水水!!!”
“不是茶水!开水也不行!!先拿纸巾!!”
“有没有湿巾!!”
“我的眼睛!!”
“啊呸!啊欠!”
蹲在桌子低下的许昕被混乱的人群遗忘,他只能不断的眨眼睛,用自身分泌的生理盐水冲刷眼球上的热辣感。
“许昕,许昕。”
一只热乎乎的手扯着他的袖子把他从桌子低下拽了出来。然后捏住许昕的后脖子,强迫他低头,把眼睛贴在自己手心融化大半的冰水里。
……得救了。
许昕在一片漆黑中眨眨眼睛,让冰块冷却自己的眼眶和眼球。
等到眼睛不在疼了,许昕从救命恩人手上站直。皱着眉头睁开眼睛。
许昕心里咯噔一下。
虽然他此时此刻眼睛红的像只兔子,而且还没戴眼镜。
但是方博的轮廓他总是能认出来的。
方博一脸担心的拿手在他面前晃呀晃。
“嘿,不会真瞎了?”
许昕盯着那双乱晃的爪子。
是不是有点熟悉?
4
许昕盯着松树上透明的小液滴。
它们挂在松树的断口处,闪闪的发着粘腻的光。
我要确定一件事情。
许昕告诉自己。
虽然代价有点大。
这将成为许昕人生中第三个抹不去的污点。
许昕下了决心一样,伸手把树胶抹了下来。
5
“……方博。我发现了个事情。”
方博已经用掉了所有的棉签,正在拿一块废弃的毛巾给许昕擦手上残余的树胶。
方博哼了一声示意许昕说。
“我知道是你。”
啥啥啥?
方博一脸茫然。
但是许昕倒是一副超开心的样子。他抓住方博的手十分少女晃了两下。
“……树胶还没清理干净呢。”
方博脸上写满了想打人。
6
每个人都会犯三次蠢,但是总有人陪在你身边。

评论(4)

热度(110)